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匪首落網記

匪首落網記

關鍵詞:解放初期仁懷剿匪工作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根據父親口述整理而成
  • 電 話:13668500565
  • 網 址:1722932643
  • 感謝 sid62064212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959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路  

1949年11月27日,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兵團28師,占領仁懷縣,第10軍政治部副主任李文進,組織本地進步人士,建立了“仁懷縣人民臨時辦事處”,仁懷縣城解放。12月21日,中共遵義地委派遣干部組成的獨立大隊,全面接管仁懷縣。22日,改“仁懷縣人民臨時辦事處”為“仁懷縣人民辦事處”,并逐步在具備條件的鄉鎮設立“辦事分處”

1950年1月20日,召開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,選舉縣長、副縣長,成立仁懷縣人民政府,標志仁懷縣全境解放。

國民黨反動派不甘心自己在政治上、軍事上的失敗,糾集舊政府中的頑固分子、縣境內的匪幫等殘余勢力,妄圖將新生的仁懷縣人民政權扼殺在搖籃里,借此建立反共根據地,成立了“仁懷縣反共救國委員會”,各鄉鎮組建“反共委員會”。第五行政區(遵義)專員盧杰逃竄仁懷后,又成立了“川黔邊區反共救國軍”,自己任總司令。縣境內各鄉鎮分布著十幾個土匪窩點,規模不一,大小不等,每個窩點都有一名或多名匪首,其中茅臺鎮的匪首黃文英,黎民鄉的匪首柯玉壽,三合鄉的匪首蔡維新、蔡明強等,長期流竄于貴州與四川之間,相互勾結,藏匿山野,負隅頑抗,打家劫舍,危害一方,與人民為敵。4月,在三合鄉還成立了以匪首為縣長、副縣長的偽“仁懷縣政府”,企圖與人民政府分庭抗禮。解放初期的仁懷縣境內可謂是烽煙四起,匪患猖獗。

為了鞏固人民政權,還人民一片寧靜的天空,1951年初,根據黨中央和政務院的指示,仁懷縣政府組織開展了轟轟烈烈的“鎮壓反革命運動”,主要針對的就是土匪、惡霸、反動黨團骨干和反動會道門頭目等五個方面的反革命分子。

其實,在仁懷縣人民政府成立之初,剿匪工作已提上議事日程。解放軍第16軍46師139團,根據上級的命令,于1950年2月10日,從四川返回貴州,駐扎仁懷,主要完成剿匪任務;以獨立大隊,各鄉鎮逐步組建起來的民兵隊伍為基本力量,人民群眾積極參與。通過近一年的圍剿,到1950年12月,縣境內幾股主要土匪基本殲滅,盧杰、周天一、蔡維新、蔡明強、柯玉壽等匪首潛逃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仁懷縣,地處黔北、川南交界,系大婁山脈西段,赤水河是四川省與貴州省的分界河,由于山高林密,溝壑遍野,為土匪殘余勢力的藏匿創造了天然條件,也給解放軍的剿匪工作帶來了不少困難。

匪患不除,民無寧日。借著黨中央與政務院指示的東風,仁懷縣提出了“三年凈化治安,一個土匪不留”的鎮壓反革命運動的口號。1951年1月8日至20日,縣境內實行全面戒嚴,數千民兵在大小交通要口、關隘,設卡放哨,盤查詢問,十多萬人民群眾積極配合,根據群眾提供的情報,解放軍上山清剿,入洞捉匪。到1月21日戒嚴令解除時,共有100余名匪首、頭目,先后抓捕歸案,取得鎮壓反革命運動以來的重大勝利。但仍有少數匪首在逃。

1953年入冬,仁懷縣武裝部治安科的路參謀,從習水追剿匪首剛回來,又接到匪首柯玉壽出現的情報,馬不停蹄地與一名警衛營(獨立大隊改編為警衛營)的戰士趕往黎民鄉,與先期到達的剿匪部隊會合。黎民鄉公所住下,幾日過去,情況平靜如常,狡猾的匪首柯玉壽并未出現。這時,擔任抓捕任務的縣警衛營的戰斗班,接到命令,次日清早,返回中樞鎮執行其他任務。路參謀與警衛營的戰士留下繼續摸查情況,因為柯玉壽就是黎民鄉本地人。

又過了兩日,這天晚上,路參謀熄燈休息,午夜過后,有人急促地敲門,一名群眾前來報告柯玉壽在今晚出現了。原來,曾經的匪幫耳目之前告知柯玉壽抓捕他的解放軍就駐扎鄉公所,前幾日柯玉壽按兵不動,一直在山野里深藏著。解放軍剛剛離開黎民鄉,柯玉壽便知曉。這一次大搖大擺地從山上下來,想弄些吃的,看一看自家的房子。鄉公所用的木板瓦房,是沒收匪首柯玉壽家在黎民鄉街上的住宅,也是當時黎民鄉最漂亮的房子。

據了解,柯玉壽到老鄉家要吃的,老鄉給了一碗剩飯剩菜,還給了一小袋玉米面,吃完飯,柯玉壽擰著小半袋糧食,乘著夜色朝鄉公所方向走去,在判斷柯玉壽已經離開鄉公所后,老鄉才來報告。路參謀當即召集民兵,說明情況,決定連夜追擊抓捕。

判明柯玉壽逃跑的方向是關鍵,關系到追擊抓捕的成敗。黎民鄉,地處仁懷縣東以北,與新場(金沙縣)相鄰,山高林密,坡陡難行。正在路參謀與民兵討論朝哪個方向追擊時?從北面傳來了狗叫聲。深更半夜,狗叫聲,說明有夜行者的驚擾,當機立斷,路參謀組織民兵向北面追擊而去。

追擊了幾里地,來到一個山埡口,對半山坡上有一間獨立的毛草屋,窗戶里透出燈光,半夜山更,老鄉沒睡覺,仍在做事,不合常理。查明情況后,果然,柯玉壽到過這戶老鄉家,而且剛剛離開。原來柯玉壽途徑此處,感到這一次自己下山沒有被發現,到目前為此是安全的,順道敲開老鄉家門,威脅老鄉給自己煮飯吃,并搶了老鄉家僅剩的大半袋口糧。老鄉正在為柯玉壽煮飯時,遠處傳來了狗叫聲,看見移動的火把,柯玉壽知道是解放軍與黎民鄉的民兵追擊過來了,帶著兩袋糧食倉皇逃向后山。

糧食,對深藏困山野的匪首來說有多重要,路參謀當然清楚,可以肯定,柯玉壽絕不會輕易放棄已到手的糧食。既然帶著兩袋糧食,至少也有三四十斤,柯玉壽跑不遠,就在后山上藏匿。路參謀當即組織民兵,兵分兩路,一路山下把守,兩人一組,嚴守路口、關隘、緩沖地帶等,防止柯玉壽繼續逃竄;另一路在路參謀和警衛營的戰士帶領下,劃分區域,嚴密搜索,向山頂推進。此山不大,只在山頂被茂密樹木、荊棘藤蔓覆蓋,好像在山頭戴上了一頂綠色的帽子。

搜索到半山腰的一處懸崖邊,民兵發現了懸崖下丟棄的小半袋糧食,崖頂,放著大半袋糧食。分明是柯玉壽留下的,難道柯玉壽已從此地逃走了?路參謀對情況進行分析。不可能,山下有民兵把守,并未發出報警,柯玉壽就算從懸崖上跳下去,也會有所響動、留下痕跡,看來狡猾的匪首企圖用“調虎離山”的伎倆,逃避解放軍與民兵對自己圍剿,伺機逃竄。

此時,天邊破曉。路參謀帶領民兵繼續向山頂搜索推進,在一處荊棘密布的石穴里,將匪首柯玉壽身擒,繳獲手槍一支,子彈三十六發,美制匕首一把。當日,柯玉壽被押回縣城,次日,轉遵義軍分區關押。

匪首柯玉壽落網,民心大快。

1954年夏,鎮壓“反革命運動”進入尾聲。路參謀到仁懷三合鄉走訪群眾,了解當地的治安情況。據老鄉反映,本地匪首蔡明強潛藏在成都市。進一步了解情況后得知,三合鄉的農民蔡老七到成都辦事,在南市口與蔡明強巧遇。因兩人是同族堂兄弟,蔡明強還請蔡老七吃飯,說自己在成都筑路部隊食堂里當采買。

隨即,路參謀將此重要情況向武裝部領導做了詳細匯報。武裝部領導當機立斷,決定由路參謀帶隊,警衛營抽調兩名戰士,帶上三合鄉的農民蔡老七,前往成都摸查核實情況,緊緊依靠成都筑路部隊,如果找確認了是仁懷縣匪首蔡明強本人,相機抓捕歸案,押回遵義,接受人民的審判。

成都,西南地區主要中心城市,地處成都盆地,富庶繁華,人稱“天府之國”。路參謀四人穿著便裝來到成都,向西南公路局成都分局董局長做了詳細匯報,董局長高度重視。此時,整個大西南剛剛解放,百廢待興,成都公路分局主要負責修建康藏公路(即今的川藏公路),這一年公路即將通車,可謂時間急,任務重,一線筑路任務主要由部隊擔任,同時需要大量的人力協助,服務保障人員多從地方招募。匪首蔡明強從仁懷逃竄后,混入成都筑路部隊里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排查工作,迅速在成都公路分局內部秘密展開,針對各食堂保障人員,主要又以采買人員為重點。問題的關鍵在于即使確定了匪首嫌疑人員,如何確認蔡明強本人的身份就成為關鍵問題。此時,三合鄉農民蔡老七便能發揮關鍵作用,這也正是帶著蔡老七到成都來的主要目的。路參謀帶著蔡蔡老七秘密蹲守,公路局做了周密的安排與配合,逐一對嫌疑人進行排查,秘密指認了匪首蔡明強本人。事情有了眉目,蔡老七要求提前返回仁懷,不與蔡明強本人見面,防止日后不便,或遭報復。路參謀理解蔡老七的苦衷,為蔡老七買了返程車票,提前送走。

很快,成都公路分局以領導找蔡明強有事為由,將其誘騙到辦公實施了抓捕,并從其住所里收出美制匕首一把。原來蔡明強從仁懷逃竄后,化名“邱正宇”混入成都筑路部隊,成為食堂采買,人稱“邱司務長”,潛藏的“邱司務長”怎么想不到自己的匪首身份已被識破,只好認罪伏法。

在成都公路局辦完交接手續后,路參謀一行人,將蔡明強押回遵義。

1955年初,柯玉壽、蔡明強在仁懷縣中樞鎮接受公審判決,因罪大惡極,執行槍決。

1955年底,在我黨強有力的政治攻勢,強大的解放軍圍剿力量打擊下,整個遵義地區的剿匪工作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,匪患基本消除,人民安居樂業。但仍有少數匪首未被抓捕歸案。

遵義縣的毛承志、毛正道就屬未被抓獲匪首父子。路參謀被抽調到遵義軍分區,參加圍剿匪首毛氏父子的戰斗。毛氏父子系遵義縣西坪鎮人,一直隱藏本地,行蹤詭秘。抓捕的主要難點在于“包庇戶”(當時對知道匪首情況,又不愿告知剿匪部隊的農戶的稱謂)不愿為解放軍提供匪首藏身地的情報。于是圍剿部隊深入發動群眾,做耐心細致的思想發動工作。群眾的思想覺悟提高了,主動揭發匪首毛氏父子就隱藏在大山深處的一個山洞里,時常到各村寨里買糧食,還給幫助自己賣糧食的農戶不少錢財。剿匪小分隊立即出發,群眾做向導,很快就將山與山洞包圍起來。山洞抓捕歷來易守難攻。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,圍剿小分隊采用了喊話瓦解、政策攻心為主,火力打擊為輔的戰術,希望將匪首毛氏父子逼出山洞就擒。

僵持了兩日,山洞里既無回話,也不還擊,好像沒有人一般死寂。小分隊決定冒險入洞抓捕,當小分隊進入洞穴后,發現兩具早已腐爛的尸體躺在各自的床上,一張床邊留下一把手槍。據曾給毛氏父子送過糧食的村民辨認,確認就是毛氏父子的尸體。

在人民群眾積極參與,軍事打擊相結合的強大剿匪攻勢面前,毛氏父子逐漸失去了往昔的勢力與起碼的生活供給,毛承志應該是餓死在山洞里,毛正道在走投無路,絕望至極的情況下,開槍自斃。

曾經禍害一方,與人民為敵的匪首父子,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場。

 

 

(故事中的路參謀是作者的父親,現年90歲,離休在家。《匪首落網記》一文,是根據父親的口述整理而成。建國70周年之際,借此文對解放貴州崢嶸歲月的緬懷,參與貴州剿匪英烈的祭奠。文中蔡老七是化名。2019年7月8日于貴陽整理)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仁懷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0851-22232377 22307177(廣告洽談) 傳真:2000人QQ群:131253197 郵箱:gzrhzxw#126.com
地址:貴州仁懷時代廣場正對面三樓 郵編:5645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貴州省仁懷市億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黔ICP備16006539號-5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平特是什么意思